• <dl id='idv7'></dl>
  • <i id='idv7'><div id='idv7'><ins id='idv7'></ins></div></i>

  • <i id='idv7'></i>
    <ins id='idv7'></ins>

    <code id='idv7'><strong id='idv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dv7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idv7'><em id='idv7'></em><td id='idv7'><div id='idv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dv7'><big id='idv7'><big id='idv7'></big><legend id='idv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1. <tr id='idv7'><strong id='idv7'></strong><small id='idv7'></small><button id='idv7'></button><li id='idv7'><noscript id='idv7'><big id='idv7'></big><dt id='idv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dv7'><table id='idv7'><blockquote id='idv7'><tbody id='idv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idv7'></u><kbd id='idv7'><kbd id='idv7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span id='idv7'></span>

            3000餘名求職者被騙近500萬元 警惕新型網絡招工詐騙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一个色导航网址_一个色农夫导航_一个色综合亚洲色综合
              3月30日,浙江寧波的孫艷(化名)接到來自江蘇淮安警方的電話時“心頭一驚”,以為遇到電信詐騙。在通話中,淮安警方工作人員詳細核對瞭孫艷的個人信息,並告訴她,此前她參加的網絡求職“是一個騙局”。
              此前,40歲的孫艷在網上找到一份做兒童手工制品的工作,向對方轉賬658元,收到貨物後就與對方失去瞭聯系。
              “‘網絡招工’詐騙主要是利用瞭當前疫情期間工作難找,求職者急於掙錢的心理、居傢全職的狀態。”辦案的李警官介紹,招聘方會向求職者佈置任務,初期任務簡單,很容易完成,但後期任務難度大幅提升,一般人無法完成,而招聘方以此為由拒退代理費。由於損失金額不大、欺騙性較強,很多受害人往往選擇自認倒黴。
              孫艷的遭遇並非個案。日前,淮安警方奔襲河北、河南、山東、廣東等地20餘個城市,摧毀這一新型網絡招工詐騙犯罪團夥,抓獲團夥骨幹成員60餘人。據警方查證,該團夥先後詐騙3000餘人,案值近500萬元。
              疫情期間孫艷在傢帶娃,通過淘寶網為孩子購買兒童手工制品時,時常收到類似的網絡招工信息:“簡易的手工活外包、工作時間靈活不受限、工資在貨物回收後立馬結算……”
              “招聘介紹上說工作難度不大,在傢帶孩子時做特別適合。”按照要求,孫艷填寫求職信息,通過微信聯系瞭一位負責人。該負責人告訴她,求職必須微信私聊。
              這位負責人稱自己也是一名寶媽,還要孫艷查看她朋友圈裡的動態消息。“長達半年的朋友圈裡,基本上都是介紹手工制品如何發貨、又有新求職者加入、發放工資的截圖。”孫艷說:“這些信息打消瞭我的疑慮。”
              當孫艷詢問如何入職時,該負責人提出,為瞭防止違約,孫艷需墊付一定貨物金額。“金額還不能微信直接轉賬,我分別發瞭4次紅包,總計658元。”孫艷說。
              對方承諾第二天發貨,並要求孫艷把她的微信聯系方式刪掉,理由是為瞭防止招聘方進行二次收費。孫艷雖感到匪夷所思,但還是照做瞭。刪除微信後,孫艷進入瞭手工制作專用群聊。在群聊裡,成員隻能接收消息,不能交流。孫艷介紹,除手工群外,還有一個高傭金群。“手工群隻是簡單介紹如何制作手工藝品的。”
              3月23日,孫艷收到貨物——100個塑料勺和100個自封袋。很快制作完成後,當她詢問如何返回作品時,卻發現聯系斷瞭,群內也沒有發佈動態。
              “多方聯系都沒有結果,傢人和我都意識到被騙瞭。”孫艷告訴記者。
              據辦案的李警官介紹,犯罪嫌疑人打著“招工”的幌子,將受害人集中在禁言的群聊之中,通過線上直播培訓、公示榜單“激勵”,行詐騙之實,讓這份看似“憑本事吃飯”的工作,成瞭誘人的陷阱。
              “那段時間在傢隔離,沒工作、沒收入,本以為這是個掙錢的好機會,沒想到還被騙子騙錢,真是太可恨瞭!”2月28日,受害人范女士向淮安清江浦警方報警稱,自己通過某社交平臺看到一則手工活招工信息,按要求線上繳納696元代理費後,接到瞭十字繡、串珠子等簡單的手工任務。
              讓范女士沒想到的是,接下來幾天,任務量急劇上升,根本無法完成。她打算放棄這份工作,但當她要求退還代理費時,卻被告知不完成任務不予退款,再進一步交涉時發現已被對方拉黑。
              盡管案值較小,又有手工活作為偽裝,但民警察覺這可能是一種新型網絡詐騙手法。經過梳理研判,民警初步確定該團夥以“手工活外包,工資日結”的名義,通過即時聊天工具,向網上求職人員承諾,繳納代理費後可在傢做任務賺錢。據此分析,該詐騙團夥作案應該不止一起。
              “從單個案例來看,這不是復雜騙局。主要利用當前疫情期間工作難找,受害人急於掙錢的心理實施詐騙。但隨著對案件深入挖掘,才發現其具有傳銷式運作特點,有的受害人竟然變成瞭犯罪嫌疑人。”專案組組長、淮安市公安局清江浦分局副局長陳雪松說。
              犯罪嫌疑人吳某歸案後交代,近半年來,她先後加入4個微信群,利用類似手段已詐騙瞭240餘人,非法獲利10餘萬元。
              警方發現,吳某不過是詐騙團夥中的“馬前卒”,整個組織的運轉方式逐漸浮出水面。該犯罪團夥有三個層級,一級人員負責定計劃、分任務,二級代理人負責拉人頭、搞培訓。當後期手工任務加重,受害人無法完成時,二級代理人就在社交群裡給被害人洗腦上課,誘騙被害人放棄做手工,轉化為新的代理人,成為第三層級,共同實施詐騙行為。
              “對堅決要求退款的人員,犯罪嫌疑人就會直接將其拉黑。”辦案民警嚴凱介紹,這就是為什麼此類詐騙能像傳染病一樣,在短期內快速擴散,導致3000餘人被騙。
              3月18日,淮安警方對陳某等3名主犯和60餘名犯罪嫌疑人同時實施抓捕,當場扣押電腦20餘臺、手機100餘部、現金120餘萬元。
              辦案民警提醒,網絡求職者一定要選擇信譽度高的專業網站,如果在求職過程中遇到要求繳納代理費、培訓費、保證金等條件的招聘廣告,要提高警惕,不要隨意匯款,一旦遇到詐騙,要記得保存證據,及時報警。